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长物志》:晚明文人的玩物之趣 

来源:?#26412;?#26202;报 | 夏安  2019年07月24日06:30

1984年,英国人柯律格在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远东部门任职,为大英博物馆举办的一场中国牙雕展做准备,平日他负责处理藏品,编写藏品?#26607;?#19982;简介,为了搜索牙雕相关资料,为展品提供断代佐证。《长物志》这本小书便是此时柯律格找到的,展览结束,他?#28304;?#20070;兴趣却不减,反复阅读,甚至为其写了一本专著,便是这本《长物:早期现代中国的物质文化与社会状况》。从后来一系列明朝文化相关研究著作看,这本书可算是他学术的起点。

《长物志》成书约在万历后期,此后多次出版,它的作者文震亨或许名气不大,但其曾祖父文徵明的大名却是人尽皆知。文家在江南是多年积淀的?#21487;?#23478;族,甚至可以说是文化艺术的引领者,柯律格形容文氏家族“享有巨大的声望,至少在长江三角洲地区要超过远在?#26412;?#30340;皇家”,所以在江南“?#21487;?#38454;层具有政治上的领导地位”。文震亨出生在这样的家庭中所受到的教育和熏陶可以想见。文震亨长兄文震孟考上进士后在崇祯初年升到了官僚体系最高层,而幼弟文震亨却不参与官场竞争。柯律格看来,这并非文震亨生来就厌恶仕途,而是文家某种默认的分工策略:“当长子在政治世界中冒风险时,其幼弟则在苏州发展家族基业,以地产及相关产业为中心,巩固文氏家族地位。”清军进犯时,“苏州并不是一座抵抗特别坚决的城市,当地许多?#21487;?#37117;急欲?#30331;濉保?#36825;位?#27492;?#23500;家少爷却像其先祖文天祥那样,铮铮铁骨,绝食自杀,以死效忠明朝。

由文震亨富足的出身,广博的见闻,喜好游历四方的个性,其对于“玩物”的钻研便更为深刻,其文学艺术修养也令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时尚审美。晚明时期,品类繁多的“物”在中国文化中扮演了过去所不曾享有的重要角色,关于物的分类、使用、品评,?#32422;?#23545;它们所感到的不安或褒贬,成为晚明士人关注的话题。近几十年国内学者也有诸多对《长物志》一书的研究,如陈植的《长物志校注》,海军、田君注释的《长物志图说》,谢华的《文震亨造物思想研究:以〈长物志〉造园为例》等。柯律格的《长物》则将《长物志》一书作为研究对象和资料来源,从物品视角切入艺术史,同时?#37096;?#36234;学?#24179;?#38480;,参照社会文化理论,讨论明代的“多余之物”——绘画、书法、青铜器、瓷器、玉雕?#32422;?#20854;他明代?#21487;?#31934;英所拥有的文玩用品,考察它们如何被鉴赏、使用,如何成为被消费的商品,以怎样的方式流通、被接受,?#32422;?#23427;们在明代社会生活中的意涵,是一部有关晚明文化消费的经典著作。

柯律格?#36828;?#35199;?#22870;?#36739;的眼光,对照西方大航海时代出现的商业与城市的消费状况与中国晚明时期出现的“资本主义萌芽”时世家官宦贵族?#35748;?#36153;的文化奢侈品,用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新马克思主义学说?#27835;?#26126;末社会的消费文化心理,借助“物”考察社会生产,借助消费?#27835;?#32463;济发展程度。柯律格在第六章《物之焦虑——明代中国的消费与?#20934;丁?#20013;提出,若将1550至1650这一百年间的欧洲与中国?#21592;?便会显示出“一幅惊人相似的图景,即消费者对于国家试?#20960;?#39044;他们的消?#30740;?#20026;日益不理不睬”。比如,明代的“禁奢令”屡被无视,可见重农抑商的明代中央政府对市场经济控制的消长关系。他看来,极度?#22791;?#30340;“玩物”建筑并不仅是“上层社会的奢靡生活”的说明,消费和商?#30340;?#20652;生社会变?#38126;?#24182;不是社会变革催生了消费,所以清代后,此种消费便不再风?#26657;?#26202;明商业社会的某种“现代性”也随之被扼杀。

这本书出版后收获了不少史学方面的讨论与关注,也有一些争议,如“早期现代中国”一词是否合适。书中反复提到一个词汇“精英阶层”,基本指代文人?#21487;?#32676;体,这显然是以西方文化中的话语命名的。《长物》与其他柯律格后来的著作如《丰饶之地:明代中国的园林文化》、《雅债:文徵明的社交性艺术》、《大明帝国:明代中国的视觉和物质文化》有一共同困惑,那就是“精英阶层”到底指什么。晚明的社会分层显示出一定程度的商品经济特征,但社会地位与经济地位并不对等,收藏字画文玩等雅趣固然需要?#23631;?#25903;持,但文化品位却并不是金钱能够堆砌出来的,而文震亨并不是纨绔子弟,明代的知识分子阶层的一员,“玩物?#21271;?#21518;有着更高层次的价值认同。

总体而言,柯律格这种以小见大、从物到人、从具象到抽象的研究方式,作为西方学者研究东方史的一种典型风格,与文震亨的《长物志》一样,自有一番趣味。

布莱顿中学入学条件
博猫注册平台 mg藏分不让出款 4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全 网络推牌九压庄技巧口诀 重庆时时乐开奖号码 6月18日老时时 28码计划官网 新疆时时开奖官网 冠亚和11算大如何刷 pk10手机人工计划软件 11选5任选七投注技巧 psv最好玩的游戏排行 开心娱乐网 新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彩票赌大小单双的彩种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