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关于东方人类的“宏大叙事” ——读血红的《巫神纪》

来源:文艺报 | 西篱  2019年07月24日07:46

《巫神纪》是血红继《光明纪元》《三界血歌》之后的又一力作,首发于起点中文网和创世中文网,《巫神纪》是血红的第18部作品。小说讲述了人族少年姬昊从弱小成为强者,最后成为能呼风唤雨、截河?#25104;?#30340;天帝,成为至高无上的神的故事。小说背景设定在比夏朝更早的盘古开天辟地又陨落之后。小说的角色涉及神话人物羲皇(伏羲)、娲皇(女娲)以及东公、西姆、舜和大禹等。

姬昊的前身,是地球上的人类最强者青龙。

青龙拥?#23567;?#26080;上智慧、绝大毅力”。在穿?#35282;埃?#38738;龙以九字真言为基础创造出一门神功《九字真言丹经》。凭《九字真言丹经》,他能够驾驭地水火风,沟通天地?#20869;ぁ?#20182;来无影去无踪,无所不能。后来青龙为取回华夏国良渚古城失落文物“三足圆鼎”而落入敌手圈套,身受重伤,在交战中受到未知力量影响,意外穿越后重生于盘古世界的盘古姆大陆南荒火鸦部落首领姬夏家庭,为姬夏之子,取名姬昊。

“当历史变成传说,当传说变成神话,当神话?#23478;?#32463;斑驳点点,当时间的沙尘湮没一切,我们的名字,我们的故事,依旧在岁月的长河中传播,一如太阳高悬天空,永恒的照耀大地,永远不会熄灭!”

从这个诗性的开篇语,读者似乎就已经感受到研?#31354;?#23398;的血红骨子里的诗人气质和他的文学理想。

作为东方玄幻类的代表作品之一,《巫神纪》有该类型宏大的世界、极致的幻想、多种族类共存等特点。小说的世界里有圣灵族、神族、妖族、人族、龙族、凤族等九大族类,其中人族是“盘古”陨落后的血脉力量衍化而成的种族,和其他族类相比十分弱小,体质差,又没有法力。但是人族繁衍很快,并具有超强的学习能力,能够运用各?#20013;蘗都?#24039;,让自己的肉体变得和龙族一样强大、灵魂变得和凤凰一样神奇……

从良渚文化获得灵感

我是2015年认识血红的,那时广东网络作协刚刚成立,开展作家培训,请他来?#37096;危?#28982;后我就成了他的粉丝。到今天,血红的创作历史已经超过15年,创作了近20部作品,每一部作品都具有相当的?#33267;?#21644;影响力。

为了写好《血红与〈巫神纪〉》,在细读文本的同时,我与血红保持密集的交流。我始终认为,要研究一个作家和他的作品,需要认识他的创作能力和方法、把握他的艺术才能所能到达的高度,清晰地了解他的世界观、价值观、文学观、历史观,摸清作家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和态?#21462;?#20182;对自己的创作及其可能产生的影响的预知和期待。

正是在阅读和交流中,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价值观和文学观产生了高度的认同,这也让我的研究和写作过程有了饱满的激情。血红告诉我,他从良渚文化获得灵?#23567;?/p>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它发源于?#26159;?#39640;原黄河上游九曲及积石山之西羌族地区。南宋孝宗时代,出生于史学世家的罗泌,为补上古之史,积数十年之功撰成《路史》,初稿100余卷,订正成47卷。书名《路史》,意为大史,尽述三皇始至上古三代诸国之姓氏、风俗、地理等方面的传说和史事。该书采用道家等遗书的说法,再上溯高推旧史所称“三皇五帝”以上的往事,文章华丽而亦富于考证,言之成理,取?#22982;?#21338;庞杂,是神话历史集大成之作。

依《路史·禅通记》所叙,8000年前有赫胥氏诞华胥氏,华胥氏与燧人氏联姻诞三大族系,?#30452;?#26159;:伏牺氏(后?#21697;?#32690;,风姓,太昊族)、神农氏(姜姓,炎帝族)、轩辕氏(姬姓,黄帝族)。太昊族最早开拓东方,后由炎帝族东徙取代了太昊族,黄帝族又取代了炎帝族。太昊族退居偏隅,称东夷和南蛮,逐渐被炎?#23631;?#26063;所融。时过?#22478;ǎ?#23020;姜两姓又繁衍出数千氏族部落,最终华胥氏后裔在黄河流域沃土上建立了夏朝,形成华夏民族。

良渚古城是长江下游地区首次发现的新石器时代城址,一直被誉为“中华第一城”。早在上世纪80年代,考古专家就在良渚古城中部位置发现了世界同期最大的土台——莫角山巨型台址和中国新石器时代末期最高等级墓葬——反山墓地,在城外北偏东五公里处发现了著名的瑶山墓地,曾出土大批最高等级的良渚文化玉琮、玉璧等礼器,专家判断良渚古国的“首都”应该就在这里。通过考古专家?#36816;?#38754;城壕出土陶片的初步整理,属于良渚文化晚期,以鼎、豆、圈足盘、实足鬶、袋足鬶、宽把杯、罐、大口缸等为主要陶器组合。对于“良渚文化晚期”的具体时间,专家们认定应是公元前2600年至公元前2300年,距今5300-4000年。良渚文化的分布主要在太湖流域,还向西扩张到?#19981;鍘?#27743;西,向北扩张到苏北近山东,甚至还影响到山西南部地区。可见当时的“良渚”?#23631;?#21344;据了半个中国。

良渚古国,一般认为是先秦古籍《鹖冠子?#26041;?#30340;“成鸠氏之国”。依?#26410;?#33879;名学者陆佃的注释,“成鸠氏”即天皇氏,“成鸠氏之国”位于楚国领土上,《路史》记载天皇氏“鳞身”。而吴越之地,在战国晚期已经是楚国领土的一部分。据《说文解字?#26041;?#32461;,吴越之地的古代民族?#38504;?#20026;族属标?#23613;?#30001;此,天皇氏从族属标志来?#20174;?#35813;是吴越之地人氏。《春秋命历序》:“天地开辟……日月五?#23576;?#36215;牵牛。天皇出焉,号曰‘防五’,?#20540;?#21313;三人……乘风雨,夹日月以?#23567;!?#22825;皇氏是从牵牛星对应的吴越之地启程,开始治理国家的。所以说,良渚古城也就是成鸠氏之国、天皇氏之都。

考古研究表明,在良渚文化时期,农业已?#27663;?#36827;入犁耕稻作时代,手工?#30331;?#20110;专业化,琢玉工业尤为发达。良渚文化发展分为石器时期、玉器时期、陶器时期。良渚文化玉器数量之众多、品种之丰富、雕琢之精湛,达到了中国史前文化之高峰。良渚文化的一些陶器、玉器上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单个或成组具有表意功能的刻画符?#29275;?#36825;些“原始文字”被认为是中国成熟文字的前奏。

今年7月6日,中国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不是就可以说,中国文明的曙光是从良?#26087;?#36215;的?中国朝代的断代是不是应从现在认为的最早朝代为夏、商、周,改成良渚?

而血红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写作,梳理和再现华夏祖先历史文化的发端。为了?#30784;?#24043;颂》《邪风曲》《巫神纪》这类作品,他阅读了所有能找到的历史和神?#25353;?#35828;书籍。

民间神话基础上的再创造

血红的《巫神纪》并不只是演绎上古神话,而是在民间神话的基础上进行了一番再创造。

在《巫神纪》中,姬昊的神魂空间一直有个神秘的存在,那就是虚影。虚影曾经用《补天不漏诀》,换取姬昊的《九字真言丹经》。

虚影究竟是谁?据血丝们的猜测,虚影就是盘古。其一,他认识所有的上古人物;其二,他有开天辟地万物生万物灭四式……此外,在《巫神纪》中,血红写姬昊在大大小小的战斗中,常常“双手结印”?#35828;小?/p>

道家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23567;背?#33258;道家经典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分内篇与外篇两部分,内篇主要介绍的是道教的丹法、禁术与养生,外篇则是兵略、政论等相关内容。九字真言属奇门阵法,后用为“镇法”。《抱朴子·内篇·登涉》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意思是说道家修炼?#32972;?#24565;这九个字,就可?#21592;?#38500;一切邪恶。九字真言又名奥义九字,与之相对应的九个手印?#30452;?#20026;:不动根本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隐形印)。

小说中的禹馀道人就是道家的通天教主,血红的粉丝们基本没有争议。道家?#23567;?#19977;清”胜境?#27827;?#28165;圣境(在清微天)、上清真境(在禹馀天)、太清仙境(在大赤天),是三天神所居之三境。道家“三清”也指?#30452;?#23621;住在上述三清境的三位至高神:元?#32487;?#23562;(玉清大帝)、灵宝天尊(上清大帝,也称太上大道君等)、道德天尊(也称太上老君,混元老君,降生大帝,太清大帝等)。天尊乃极道之尊,至尊至极,故名天尊。灵宝天尊就是通天教主,道德天尊是老子。通天教主住上清境,?#20174;?#39296;天,所以又名禹馀道人。

三清之说极盛于唐末。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按照道教原理,三清道祖就是宇宙生成的本体。

而小说中将姬昊视为“小友”的姒文命,?#30495;?#21517;文命,就是大禹,又称帝禹,是为夏后氏首领,夏朝开国君王。禹是黄帝的玄孙、颛顼的孙子,其父名鲧,被帝尧封于崇,为伯爵,世称“崇伯鲧?#34987;頡?#23815;伯?#20445;?#20854;母为有莘氏之女脩己。禹治理黄河有功,受舜禅让而继承帝位。禹是禅让制?#35748;?#20135;生的最后一个部落联盟首领。在诸侯的拥戴下,禹之子启以阳城为都城,(一说以平阳为都城,或在安邑或在晋阳),国号夏,并分封丹朱于唐,分封商均于虞。禹之子启是夏朝的第一位天子。

姒文命的故事在《巫神纪》中基本和古神话一致。《西游记》崇佛,?#26007;?#31070;演义》崇道,而在《巫神纪》中,血红歌颂的是大禹时代的巫,书中宝道人、龟灵等均是重要角色。应该说,血红作品里的众多角色,都是为后来佛教道教等的诞生和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仙家”人物,准确的说是远古的巫神。从《巫颂》到《巫神纪》,血红似乎让我?#24378;?#21040;了华夏历史上缺失的部分。尤其可贵的是,血红的书,从来都尊重历史的走向和轨迹,他有坚定的世界观和历史观,不会擅?#28304;?#25913;历史。

《巫神纪》的诱人之处

《巫神纪》吸引读者有几方面原因:一是东方中国的远古神话的魅力,二是人类对神秘力量的?#37322;?#19977;是认知不断发展、世界观不断成熟的现代人对人类祖先创世的?#27425;貳?/p>

血红的玄幻小说,常常西幻和东幻交叉,无论其背景设定是东方还是西方,他都首先会站在一个历史文化的高度,站在人类存在的高度,在研究人类文明史、文化史,研究所有相关的神?#25353;?#35828;的基础上,以向历史和人类文明致敬的姿态进入创作。由《巫颂》到《巫神纪》,血红一直在进行关于东方人类的“宏大叙事”。

中国神话体现了我们祖先的一种非常奇特的思维方式,这种神话的思维与祖先们的心智能力紧密相联。在祖先们的眼里,自然万物就和我们自己一样,拥有活泼的灵魂、意志和情感,人能够与自然环境进行神秘的交往和沟通。因此,这个自然的世界就充满了奇异色彩和生命活力,有无数神秘的密码。

遵从这种思维方式,我们的祖先对自然的感知也就变得格外有趣和神秘,能?#21796;?#20154;?#38504;?#30340;属性不自觉地移到自然之上。这种感受能力,在我们今天的文学创作中仍能够发挥巨大作用,是我们文学作品的魅力所在。

血红在自己的作品中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这个世界之外又有新的世界,宇宙之外还有另外的宇宙,他总是能将这些不同的浩瀚世界讲述得壮观迷人。血红是带着关于“人”的理想来塑造他作品中的人物的。在他的《光明纪元》开篇,有一段主人公?#21046;?#30340;自述:“我是一个?#23631;?#30340;人,一个纯洁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公正的人,一个心怀怜悯的人,一个心胸宽广的人,一个博爱?#32570;?#30340;人,一个堂堂正正的无比?#30475;?#30340;好人,一个世人所公认的毫无瑕疵的人,可以这样说,人类所有的美德都集中于我一身。”

血红一直在他的每一部作品中歌颂“人”。血红歌颂人的自强和奋斗,内容是丰富的。人族?#21796;?#20165;是要生存,要发展壮大,还要尊严,要自由,要反抗欺凌,要摆脱被动的命运,要挣脱一切束缚,达致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解?#29275;?#20174;而得到完美的修炼和迅速的能力提升,最后成为真正的强者,可以嘲笑一切猥琐与邪荡,惩戒胡作非为,可以?#29942;?#19968;切,成为世界乃至宇宙的主人。这便是血红对于“人”的存在与命运的思考,并在《巫神纪》一书中带领我们一起向人类的祖?#21462;?#21521;巫神致?#30784;?/p>

布莱顿中学入学条件
澳洲pk10人工免费计划 宝马棋牌下载 抢庄棋牌 重庆时时大小技巧 极速赛车开挂软件 江苏新时时 mg游戏中心 北京pk拾稳赚技巧公式 河北快三全天稳定计划软件 派彩网app 竞彩足球胜平负计算器 买秒速时时的技巧 手机百变主题下载 广东时时11选五下载 足球即时比 电玩城龙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