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青年作家远子、静岛:走出纯文学的迷思

来源:深圳新闻网 | 董非  2019年07月20日08:53

日常生活的繁杂与网络技术的便捷,不断削弱着文学的力量与吸引力。与可读性更胜一筹的类型文学相比,以揭示存在为典型特征的“纯文学”,似乎更加不受时代待见。作为文学创作者该如何审视文学,又该如何在时代洪流中找准自己的位置与方向?

7月13日,青年作家远子携新书《白日漫游》、静岛携《不过神仙和没事妖怪》,共同做客深圳本来书店,探索文学如何与现实共处、面向未来。

没有文学类型,只有文学家

同作品的特质和读者们的印象一样,远子与静岛各?#36828;?#33258;身的定位,也是?#30452;?#36208;了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的路线。 《白日漫游》所描写的颓丧、压抑、绝望,时常使读者敬而远之,大段的独?#23376;?#25511;诉甚至被读者指责为任性的表达欲。但实际上,远子有着自己的谦虚和沉静的思考。

“我和静岛不同,我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很不擅长写故事,所以类型文学才写得很少,”远子笑道,“和类型文学相比,纯文学的写作门槛其实更低。每一次征文,‘文艺小说’的投稿量都远远高于类型小说的投稿量。也许尝试一下,会发现类型文学没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写。对我而言,我也只能写纯文学。”

辞职离开?#26412;?#22238;到乡下之前,远子曾在文学网站做过数年编辑,这份经验也使他看到了更多关于文学,尤其是纯文学的成见之外的东西。他认为,纯文学与类型文学之间的界限并不那么明显。“?#23376;?#36129;布里希的说法,这世上没有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等种种文学类型,而只有各式各样的文学家。”二者之间的区分更不是质量的分野。因此,作为作者,在写作的过程中,并不会刻意在类型上凹造型,注意力还是在书写?#26087;懟?/p>

?#32431;?#26159;人性的证明

不管是纯文学还是类型文学,?#26434;?#20070;写什么,似乎?#21152;?#20004;个取向。一个是紧贴现实,所有的抒情、想象或幻想都在现实的根基上展开,另一个则是远离现实,展现的是一种架空的世界观。

“这两?#20013;?#27861;都可以写得很好,但我个人更偏爱于贴近现实的作品,”远子说,“书写现实,其实才是更容易超越时代的写法。我们就活在历史和现实之中。处于历史之中的作家不去书写历史,活在现实之中的作家不去反映现实,是对时代的辜负和浪费。?#34180;?#25991;学是一个非常宽容的领域,它和现实的关系是多样的。无论如何,文学来自现实。”静岛说道。

曾有读者这样贬斥《白日漫游》?#20309;?#30340;生活已经够?#32431;?#20102;,为什么还要去理解你写的?#32431;啵?#22312;读者提出之前,作为创作者的远子就已经考虑过这一点。

“我觉得?#32431;?#26159;人性的证明,”远子说,“在一个令人窒息的环境里感到压抑,是再正常不过的表现,而绝望则是对可能性的认可。绝望是一种极端的希望,带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力量。我们不应该拒绝人性,拒绝可能性。这样才会有更多新鲜的经验进来。”

静岛?#28304;?#20063;抱持乐观态度:“活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不免要面对?#32431;啵?#37117;在以自己的方式处理?#32431;唷?#21019;作就是对?#32431;唷?#23545;现实的一种对抗,这是件好事。”

不过,远子?#24618;?#20986;更深微的一个问题。实际上,我们虽然生活在现实之中,但未必时时感到?#32431;唷?#21387;抑、绝望。“生活太琐碎了,以致你甚至不能长时间拥有一份完整的情绪。但是文学里面有这种完整性。”远子继续补充道:“文学里的情绪其实是建构出来的,是审美的对象和产物,并不和我们的生活一一?#26434;Α?#22914;果完全等同于生活,那文学也就没有什?#32431;?#30475;性了。”

文学与电影的竞争

现实在不停扩大,而?#20197;?#26469;越虚拟化,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多地在线上完成,产生交集的公共空间在不断丧失。生活已经足够琐碎,高科技又助?#23631;说?#19979;时代视觉文化的繁荣,影视剧、短视?#23707;?40字符,纷纷抢占人们的注意力。越来越少的人会去连贯地、投入地阅读文学,尤其是纯文学。不过,?#26434;?#25991;学市场的萎缩,两位作者有着乐观的警觉性和竞争意识。

“高速意味着浅薄,但深入思考才是有意义的,”静岛说道,“抵抗住被更直接的信息打断,拥有自己的深入思?#24049;?#38405;读经验,我就不至于被时代拖着走。?#26412;?#22905;的阅读经验,有一些文学是无法被任何影像取代的。例如诗歌,诗歌的信息量是流动的、难以捕捉的,当你用影像去再现诗的时候,就杀掉了诗意。

“?#23376;?#39532;丁·路德的说法,即使明天大家都只看电影和视频了,我今天也要亲?#20013;?#19979;一行诗。”远子补充道,“小?#36947;?#26377;些东西确实?#24378;?#20197;被电影取代,比如那种细节?#22363;攏?#19968;个长?#20302;?#23601;解决了。我认为,我们现在的写作者必须要有和电影竞争的意识。这可能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尽量写得有画面感,像电影那样起承转?#24076;?#19968;个是写那?#25351;静?#21487;能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就我而言,我是往第二个方向努力的。 ”

克服杰作意识的阻碍

在现场,远子和静岛也就写作?#26087;恚?#20026;有文学抱负的写作新?#25351;?#20986;了建议。我们知道,文学有很多高峰,面对经典,那我们?#36855;趺纯?#26381;下笔的问题,如何说服自己相信,自己正在写的东西是有意义的?

“这大概是每个写作者都会面对的问题,”静岛说道,“我反复提醒自己,写作说到底是一件个人的事情。我的写作是要表达我对人生的理解,这?#30452;?#36798;对我来说有意义,写作对我来说就有意义。只需要在自己的能力?#27573;?#20869;做好,让自己过瘾,自然而然地,也就不会有狂妄之心和眼高手低的问题。”

“很多作家生前?#23478;?#27714;友人烧毁他们的全部?#25351;濉?#20316;为创作者,我们需要接受这种落差。”远子同样强调了勤奋和练习的意义,做好自己该做的,自然便祛除了对天才、灵?#23567;?#26480;作的迷恋。

“严肃作家同时也是畅销书作家,像以前的狄更斯、托尔斯泰、海明威、菲茨杰拉德,但那个时代基?#26087;?#24050;经结束了,”远子补充道,“不过,我们当下的社会有着很多值得书写的外在和内在经验。它们?#24049;?#29305;殊。我们活在21世?#20572;?#36824;在处理20世纪遗留的问题。有很多苦难在我们眼前?#21619;?#20687;针一样在刺我们的心脏。有很多悲剧,也有很多令人笑不出声的喜剧。人类可能从来没?#24615;?#30701;暂的一生之中,面临如此繁多的经验。将这些经验文学化,其实是一种挑战,是有其独特意义的。”

布莱顿中学入学条件
百亿娱乐送彩金 大乐透胆拖复式投注金额计算表 江苏时时走势图表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 北京pk10高手赌法长期 幸运飞艇定位杀两码技巧 快速时时 网赌mg不爆分一直输 惠泽社群六肖王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及时比分500完场版 足彩单双玩法 电玩城龙机 江苏时时开奖视频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下载 时时彩代理一年赚500万